【注】:文章是戒友的投稿,源自知乎一名匿名用户的发表,从文章中看来,是一名艾滋患者的邪淫忏悔,行文感人生动,令人扼腕叹息

【正文】

离开之前,我觉得应该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

我心中充满悔恨、遗憾、无奈

那年,中国的互联网还没有今天这样开展大规模的净网,快某的始作俑者没有被抓进监狱

那年,我成为了中国少年先锋队的一员

那年,我有幸被选为某雷云播的最早的内测用户,快某死了很久后,这家后台过石更的最大资源公司依然存在,现在看起来,嗯,依然在盈利,业务蒸蒸日上

那年我的母亲还健在,头发还是一袭黑色飞瀑

那年,我11岁

古时天子好色结局也必定是夭折,吴承恩一遍遍地用猪八戒的种种下场提醒人们不要误入歧途,可我这一生竟然都没读懂一本西游记

sy7年后,我上了高考的考场,我变成一个猥琐且令自己恶心的人

高考前我苦苦挣扎,其实在12岁时,也就是sy不到半年身体就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那时的我很害怕了,想要戒掉,但是那些比鸦片还要厉害又比辣条还容易获得的精神毒品岂是想戒掉就戒掉的

但是这么多年我隐藏得很好,父母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孩子的骨垢线为何闭合得如此之早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孩子为何苦苦学习就是记不住课文单词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孩子为何两眼迎风就流泪是他太多愁善感了么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为什么总被请到学校因为孩子总是打瞌睡无故走神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孩子怎么从年级前五,掉到前50,悄无声息地坠落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孩子为什么15岁就得上了一个中年男性才会有的前列腺炎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从的孩子从不吃辣却有一簇簇痘痘将原本清秀的脸庞毁得一塌糊涂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的孩子为什么高中读了大半却连算四位数乘以四位数的乘法的精力都丧失殆尽

他们只是奇怪自己怎么有一个这么差劲的孩子

他们只是奇怪……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多次经历过绝望和濒死痛苦得想要自杀啊

我没有放弃啊,我唯一欣慰的,就是这么多年,我没有害过任何人,我一直在告诉别人不要走这条路,同学的反响大都是积极的,可能是我所在的班级比较好的缘故

可能是高考前最后两个月禁欲的回报,我极度虚弱的神志稍稍恢复了一些,一个平时二本专业户高考考出了六百多分,上了一所中等的985,老师同学都很惊异,觉得我是人品大爆发,走了狗屎运

我跟我最好的朋友讲过我在色情泥淖里身不由己的苦衷,他们中不乏一些人去了北大清华复旦上交港大,甚至是读的数学系、物理系的顶级头脑

可我心里只有苦涩,如今的我只能仰望的人,可我记得当年的我也曾让他们看见过我的背影,只是这么多年我一直背负着比山还要重的镣铐苦苦前行

我迷迷糊糊地,脑袋里一直嗡嗡作响:如果当年的我把看h搜h,sy的时间用来学习,健康地成长,幼时向母亲夸口的紫色的梦想是不是就实现了呢

稍稍让我欣慰的,是我的同学,他们还是很理解我的,他们中还有人告诉过我自己也被这个问题深深困扰着,我们都不敢告诉父母,对于同学又羞于启齿,怕别人发现那个内心扭曲的自己

我们都曾在网上寻求帮助,但是那个年代,没有戒色吧

一个我的初中的同学告诉我他在家看片被父亲发现,屁股被打出血的事

那时的我是多么羡慕他,我眼睁睁看见自己朝着万丈悬崖一路狂奔,却没有任何人伸手拉我一把

搜索出来的全都是适度无害论,甚至还有专家方刚博士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自己5岁起就开始sy,每天还至少两次,一直坚持20余载

我幼小的心灵得到了些许宽慰,每天坚持着两次到三次,我的从小被父母用水果和鱼油精心呵护的视力开始急速下降,一泄千里,专家的谆谆教诲我感到心安理得,后来又发现他大力推荐另一位性教育专家李银河女士

李女士以身作则,牵起同性的手告诉人们要开放,在神州大地上推广同性恋

无知如我的人纷纷投入到这场“进步而新潮”的“新时代的爱情”中来,一时同性恋成了进步的标志

高考结束的暑假,我正式出柜,我一直按照李专家的建议正确使用避孕套,可是直到半年后检查结果显示为阳性,才有医护站的医生告诉我hiv病毒的直径小于橡胶分子之间的直径

我被退学了,全校每年都会检查出十几个我这样的人,其余的人有的选择出去约火包,有的人选择静默地待在家里

我坚持着不作恶的原则蜷缩在家里的小床上,安静地走向我生命的尽头

身旁地母亲为了给我买抑制剂,每晚还要出门打两份超市饭馆的兼职,而父亲早就抛弃了这个家庭,把近百万的房贷和我的抚养权交给了我的母亲

我已经极度虚弱,病毒过了潜伏期,开始散发出它不可抗拒的威力,数年前在高中生物书上背的那些症状一一应验,我盘算着自己生命的时针还能够转几圈

多么,多么的后悔啊

可,一切都晚了

我对不起我的母亲,我是由我的母亲单亲带大的,直到上小学,我才见过我的父亲,一个只会喝酒到深夜然后回来打骂我母亲的醉汉

小时候,我跟我母亲说我要赶快长大,然后保护她

小时候,我站在贴满奖状的屋子里偷偷告诉我的母亲,我想念那所紫色的大学

小时候,我跟我的母亲说,长大了要买一套很大很大的房子,要在周围种满她最爱的花,就给她一个人住

可我这么多年,脾气随着身体江河日下完全脱离了控制,神经质而且暴躁,父亲离开我们后,我常常向母亲发火,母亲总是失望地倚靠在门框上流泪,不发一言

我事后总是后悔,可是身不由己

母亲四十岁刚出头,头发就在这几年里迅速地全部变成银白色

我要母亲离开我,她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照顾我,我的口腔、咽喉如同我身上的皮肤一样已经开始溃烂,但母亲还是会把煮好的粥先自己尝尝冷热再喂给虚弱的我

我很怕她也被感染,可母亲说要是她被感染了,就和我一起走

我一直在想,上辈子到底是积了多大的恩德,这辈子能够有这么好的一个女人照顾我

母亲,下辈子我来照顾您

我一点点地打字,忽然想起昨天的十九大召开

对不起了中国,我是垃圾,是蛀虫,是中华民族的败类,是最不肖的华夏子孙

下辈子,我无颜生在种花家

忽然发现知乎右边有一个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我泪如泉涌

如果当年有这样的一个知乎,有最高票的那个正经的解释(原来戒色之类的各大论坛网站被抵制包括外国的nofap创始人被威胁人身是因为触犯了色情这条滴血的产业链的利益啊)

如果当年有一个正紧的戒色网站论坛能够指引那个11岁的彷徨恐惧的少年而不是被一群与某国里应外合(后来躺在病榻上才知道方教授将自己的孩子送向米国,同时从米国引进某基金公司编著的传授各种手淫技巧和sm技巧的奇谈怪论的性教育课本)别有用心的专家指引向一条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果当年中国早早的开始了净网

如果那时的我能够对母亲态度好一点,让她的人生除了遗憾和悲剧外还能有一抹亮色

母亲对我这么多年接受的教育都白费了

小时候母亲一个人陪伴我,带我背完唐诗宋词论语,又在幼儿园时带领我一路背下古文观止中的绝大多数名篇,省吃俭用自己从来不用化妆品,让我把乐器一练就是10余年,还凭着我的兴致让我选修二外就因为她真的相信她的傻儿子有一天会带她去环游世界

可这样用心的母亲却培养出我这样一个怪胎败类

母亲啊,我是您这辈子最失败的投资了

还有一个多小时,母亲就要回来了,我越来越虚弱,我觉得这就是我人生最后的文字了

耳畔响起 Hot Dog的 《九局下半》

就在青春的九局下半 转啊转

我把帽子反戴 还会不会有大逆转

人生是一场棒球比赛 九局打完

还会不会有延长加赛

23岁的九局下半 我应该反省觉悟

还是当它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或许没有什么屌或不屌 酷不酷

爸爸 妈妈 或许这就是我的路 你一定不相信

你那不长进的孩子正在执行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以及 Christian Wunderlich 的 Schlaflos 里的那句:

Noch immer wuench ich mich zurueck,Zu jedem Augenblick,

(结局已然拉开了序幕,我却依旧渴望重来)

——————————跋——————————

本文语无伦次,可谓是临表涕临,不知所言

我很快就要去往另一个世界了,如果觉得鄙人拙作有一点点可取之处,请各位

看官能够在心里默默祝福我的母亲身体健康,生活顺利

最后修改:2021 年 07 月 02 日 11 : 14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