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爸妈坦白我SY的事情了,跟我想象中的不同。

还在寺院时我就想,“回到家后要跟爸妈坦白” ,但我当时想的是:叫上爸妈,平静告诉他们我的情况、平静的分析我目前的状况、平静的告诉他们 “我没事,很快就恢复了”

但今天,刚开始说话,我就失控了。

把爸妈叫到厨房,我就开口了 “我目前的一切不顺,都是SY造成的,我SY了14年。”

这话一出口,我直接泪崩了,痛哭流涕,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很想平平淡淡的,就像诉说一个平淡的故事一样跟他们坦白,但做不到,哭的稀里哗啦的。

印象中,我差不多10年没痛哭过了吧:

高考考了200多分,对未来很绝望时,我没哭;

大学时,因严重社恐,整天在学校很寂寞时,我没哭;

工作后经常加班加点,神衰导致我每天都极其痛苦,这种情况下我没哭;

每次离开家乡去外地工作,虽然难受想家,虽然眼泪在打转,但我也没哭出来;

看感人电影,其他人哭的稀里哗啦,我也哭了,但不至于哭的稀里哗啦。

我的泪点比较高,但今天坦白时,刚说完那句 “我SY了14年” 就泣不成声,这我完全没预料到的,或许是多年的痛苦和委屈突然爆发导致的吧。

这一切,我卸下所有伪装与坚强,哭的像个孩子!

紧接着,我妈也哭了,原本我妈还在干活,她干不下去了,哭着走到我身边抱我。

我爸在我斜对面坐着,他没哭,但他看着另外一个方向,全程都没看我,或许他是不忍心看我吧,他可能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爸妈,对不起

我开始诉说这些年的痛苦经历:

“初二我就开始SY了,当时出现的第一个症状是浑身无力,妈,当时你还给我找了算命的帮我算命,还给我买了很多补品,但都没用,我依然感觉身体没力气,现在我知道了,是SY导致的。”

“初三时,我记忆力明显下降,当时老师让背古文,全班同学几乎都会背,但我就是记不住,下午老师就检查我,我还给你打电话了呢,我让你替我向老师求情,因为我真的尽力了,但背不下来。”

“当时我的发质不好,头发特别干,” 说这话时,我拿出一张照片给他们看 “看,身体健康的人,头发都是像刺猬一样,或特别柔顺。发为肾之华,肾虚,头发就变差。”

“爸,你当年给我买了好多优酸乳,你想给我补营养,期望我长高,身体壮;但没用,我SY一次,估计能顶几十箱优酸乳的营养成分。提炼一公斤玫瑰油,需要3500公斤玫瑰,要吃掉几车好东西,才能制造出高质量的精液?”

“这些精液,全被我SY耗费掉了,我最开始SY时,一天最多7次,7次啊!我的精华,我的未来,我的美好青春,都毁在SY上了!”

“你俩现在知道我为啥不找对象了吗?我不敢啊!我现在这身体状态就是个废人,哪个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废人呢?”

“我如果现在结婚,很可能怀不上孩子,很快就离婚,到时我年龄就更大了,年龄越大恢复越慢,我现在单身一人,戒的都这么费劲,如果有对象,我还要不要戒?她会把我榨干的,可能我直接就住院了,工作也丢了,身体废了,到时你俩可能得去医院陪床照顾我。”

“因为SY,我的脑力下降了好多,学习根本就学不下去。如果我没SY,多了不敢说,至少考上个二本大学,我觉得问题不大,不像现在,大专!”

“知道我为啥这么多年都没考驾照吗?不敢!因为我记不住东西!知道为啥这么多年我没考下本科证吗?也是因为记不住东西,脑力下降太多了。”

“我以前多么受欢迎,好多女孩都喜欢我,从小学开始,我就很有异性缘,无论我去补课班、旅游、去吃个饭、去哪里玩,都有女孩看我,无论小学、初中、高中,都有同学喜欢我。”

“初中那次,我同桌喜欢上了我,她长得很好看,学习也好,对我穷追猛打,但当时我对她没兴趣,根本不理她;”

“高一入学时也同样,我相貌端正,一身书生气,当时才SY三四年,颜值没伤到,长得还挺帅,无论是班级的男生女生,都喜欢我,好多人主动过来跟我说话,想跟我交朋友。”

“结果呢?后来一直SY,高中毕业后,当年追我的女生看到我,热情的跟我打招呼,结果我一转头,把她吓到了,她看我变得那么猥琐丑陋,扭头就走了,不理我了。”

“哪怕是前两年我还在工作时,还有女网友追我,有一次,她来到北京找我,我没见她,因为我看起来太猥琐,而且这身体太差了,见到她反而耽误我恢复,就把她拒绝了。”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能不能找到对象,如果我戒掉,身体彻底恢复,一定能找到对象,当务之急是恢复身体,你们不要再催婚了,不要再为我结婚的事儿发愁了!”

接着,我又跟他们说了大学生活,说了我工作之后神衰有多么痛苦,说了我因SY,痛苦的差点想自sha,说了我没猝死在北京是很幸运的事儿,每天醒来,哪怕啥也不干,几十个身体症状折磨的我痛不欲生,在这种情况下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

我又说 “SY,毁了我的青春、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事业,这些年,我过的太压抑,就像过街老鼠!”

我一口气说了很多,说出了自己好多的秘密,说出了好多难以启齿的话。

我边哭边说,说话都有些发抖,我妈也在旁边一直哭。

我妈是个特别外向特别能说的人,以往我跟她聊天,她都不断接话,我说一句,她说两句,而且她一说话就停不下来;

但此刻的她,很安静,或许是有些震撼吧,她不知道SY给我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危害。

我爸依然看着其他方向,全程他都没看我,可能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他是相当传统的人,每天规规矩矩,按时上下班,他的袜子还有补丁呢,他每次上街买东西都自带塑料袋,舍不得花钱,他有感情却不擅长表达,

或许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我这种情况,就一直没看我。

爸妈,对不起

我擦干眼泪继续说 “我们这一代人是被SY害惨了的人,据我粗略估计,全国应该是有上千万的80、90、00后过度SY把身体废掉了。”

“现在为啥很多男生不追女生了?很多人都晚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SY导致的,至少我和我身边的朋友们都是这个情况。”

“我们这些小伙子,表面看似跟正常人没区别,实际,我们的正气已经被SY消耗的差不多的,身体已经很差,负能量满满,在女孩面前都自卑,完全没有魅力吸引女生。哪怕女孩主动出击,我们也躲得远远的,害怕她们发现我们的身体情况。”

紧接着我颤抖的拿出手机,打开正气,随便打开一些帖子,把手机递到爸妈面前:“爸妈,你们看!”

我陆续打开戒友们发的贴子

“你看这个小伙子,这是他SY之前的样子,你看他帅不帅?再看看这张照片,是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看起来很猥琐,很恶心?”

我妈他俩看到戒友的照片对比图,有些吃惊,他们无法想象过度SY会给一个人的容貌气色带来如此大的变化!

“你俩继续看,看这个大哥,今年40岁,他是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学历啊,你看他现在,考了一个资格证,6年啊,6年都没考下来。资格证要比重点大学容易的多,但他SY将近20年,撸成shazi了!”

我又给他们找了一个戒1000多天的戒友对比图 “爸妈你们看,这个小伙子也SY很多年了,这张照片是他1000天前的样子,是不是看起来特别恶心?”

我继续往下翻,手指着屏幕 “看,这张照片是他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太帅了,就像明星一样?很多人都问他是不是整容了。”

肾精对一个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男人如果肾精损耗过多,就彻底废了,沦落成社会最底层的垃圾、渣子!

“SY会大幅度削弱一个人的能量,SY多了的人,去商店买个东西都容易被店员吼。”

“我能量最弱时,上街买东西连狗都朝我叫;上班时,进公司都很紧张;你们也发现了吧?我去亲戚家时,都不敢跟他们说太多话,领导给我安排几个实习生,我都不敢管他们,他们反而都开始管我了。”

SY的人,就是如此的卑贱,垃圾,任何人都可以欺负我们这类人!

我妈说 “妈之前怀疑过你SY,但没说,现在你深刻意识到了,就千万别再SY了,一定要戒掉,一定要忍住啊!”

我回答她 “忍不住啊,这么多戒友当中,据我所知,没有一个靠强戒戒掉的。那种欲望一旦出现,基本就必破戒了,哪怕去厕所看大便,哪怕身体很差了,照样破戒!”

我又打开正气给她看:

“妈你看这个戒友,刚做完手术没多久,身上还有伤口呢,但欲望一旦来临,根本就控制不住,只想SY,破戒后痛苦的自残。”

“我是实在戒不掉了,没办法才采取极端措施:去寺院戒。”

紧接着,我又跟他们聊在寺院JS的戒友们,我跟他们说,有的人,为了戒掉SY,直接出家了,当了一年和尚。

我说,我们寺院,差不多来了10个戒友,大多是十几二十岁年轻轻的小伙子,大家都废掉了,在社会上没法工作了,在这个最该拼搏的年龄却来到寺院戒SY。

我们SY的人,就像一支几千万人的军队,我们的敌人就是欲望,我们一直在战斗,2014年,我深刻意识到SY的危害之后,我都已经戒6年了,一直破破戒戒,一直在战斗。

关掉正气后,我又说了好多:

我说,这个社会上,最小的,有的小孩六七岁就开始SY,年龄大一些的,甚至六七十岁还有SY的;

我小学的语文老师,他也有XY的习惯,他当面对咱班女生动过手脚(我妈是老师,她认识我说的这些老师和校长)

咱们学校的校长,当年就是因为XY被降职的,前段时间我去参加婚礼,在婚礼现场看到他了,现在他都六七十岁了,眼神依然猥琐,盯着女的看,气色变得更差了;

我爸那个同事,虽然我没见过,但听我爸描述,我觉得他可能也有SY的习惯,因为他的性格极其不正常,跟我们长期SY的一部分人性格太像了。

我妈在旁边也表示认同 “对,你的某位大爷都快80岁了,又找了个小老婆,他的淫心也很重。”

我就这么说了两个多小时,几乎没停,说出了这些年心底的好多秘密,感觉比较舒畅。

其实我完全没必要增加爸妈的忧愁,但为啥我会跟他们坦白?

主要是我爸催婚催的厉害,如果他不知道我情况的话,就会因为我的结婚问题而焦虑,我就有必要让他知道,让他知道三年内我是不打算结婚的;

而且我妈为了我身体恢复,经常想给我买一些营养品,想带我去医院检查,想给我买治胃治睡眠的药。

但我知道这些作用不大,身体恢复,只要别再破戒,减少遗精频率,注意养生就可以,其他都是辅助,我不想再让她做无用功;

况且她也怀疑我有SY习惯,她看到过我的《戒为良药》、看到过我床前的卫生纸,而且她学佛,在一些道场听到过某些年轻人忏悔自己的SY行为。

她多次委婉的提醒我 “你绝对不能有那种习惯,不然以后你没法结婚”

我就想,与其让爸妈猜来猜去的这么累,不如就直接坦白,这样反而彼此更轻松。

我坦白的过程中,我爸离开了餐桌,不听了。可能他不忍心面对可怜巴巴的我吧!

我又给我妈分析了SY废掉身体的原理,我跟她说,SY到一定程度,泄掉的其实是脑髓和骨髓;

我跟她解释了原因,我给她分析了为啥我的膝盖经常疼,为啥我失眠,为啥我记不住东西,为啥我睡眠质量不好。

我又给她看了我与很多戒友的聊天记录,我告诉她 “看,这么多戒友都有我的问题,这么多戒友都痛苦的想死。”

我妈说了一句 “很多男的应该都有这个习惯吧?为啥我们这一代人没像你们这样呢?”

我说,过去的时代,如果敢看乱七八糟的视频,直接会被派出所抓到警察局。

但现在呢?现在这个社会泛滥成灾的现象很严重,初中生物课本说适度无害,大部分医生也说适度无害,我看了这么多医生,经常被误诊。

紧接着,我拿出手机随便点开一个主流视频APP,果然,映入眼帘的就是男女的不雅电视剧截图,这是电视剧为了吸引眼球故意弄的海报,

我指给她 “妈,你看,我们这一代人,只要拿出手机,就每天被这些垃圾信息洗脑,夏天一上街,面对的就是群魔乱舞,现在的女人也都不像过去那样穿衣保守,现在的思想毒害了好多人,所以离婚率这么高,堕胎率这么高,身体出问题的人这么多。”

“现在这些深陷SY恶习的人,一小部分都被逼入佛门了,都信佛了,因为根本戒不掉SY。

我跟爸妈说了好多,并励志不再XY;爸妈也对我表示理解,没有抱怨,没有生气,只是单纯的理解,心疼我。

午睡醒来后,我看到我爸躺在床上发呆,他一中午都没睡。

以往他都是躺下就睡着,每天他都睡午觉,但今天,他没睡,他睡不着。

我说 “爸,你想啥呢?”

他转过头,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的我很心痛,我知道他很难受,因为他儿子的身体变成了这样,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 “没事,我在想房价的事儿。”

下午他说,“明天早晨吃饺子,牛肉你能吃吗?”

我回答 “羊肉和韭菜我不能吃,因为火太大了,牛肉猪肉啥的都可以。”

他继续回答 “行,那就包牛肉萝卜馅饺子。”

我说,“牛肉芹菜的好吃”,他说,吃牛肉萝卜的吧,牛肉萝卜的有营养。我不情愿的说 “那好吧”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桌上放着一把芹菜,我爸说 “弄牛肉芹菜的吧,你不是喜欢吃吗!”

通过这个细节,我能感受到他的微妙变化。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做牛肉萝卜馅饺子,但我坦白自己的SY行为,坦白自己的身体状态后,哪怕他很想吃萝卜馅,为了照顾我,也改吃芹菜馅,我很感动!

今天坦白了,纠结了快一个月,终于坦白了!

这对我来讲是巨大突破,因为我爸妈都是传统的60后,思想很保守,面对这样的他们,坦白自己的SY习惯,还是很有心理压力的。

以后要更加精进,绝不能再给YY可趁之机,调动我的全部善念、全部的责任感、积极的状态、以及我的自律,一定要戒掉恶习,不能再犯了。

一人SY,全家痛苦啊!不能再对不起爱我的人了,不能再伤害他们了,XY这件事,我生生世世都不想再犯了!

小明博客:未经作者同意禁止转载,本平台已取得作者同意

最后修改:2021 年 07 月 03 日 12 : 09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